【冰秋】渡山春(二十)

墨辄水云烟:

  吵吵嚷嚷的人群里,突然传来一个娇美女音。
  “她们请不动,那我呢?”
  声音倒是娇美又动听,但在沈清秋耳中,怎么听怎么带了股丝丝切齿寒味。
  沈清秋一听见那个声音,先是错愕,紧接着心里一万头草泥马撒丫而过,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祸不单行!
  这个声音,居然是秋海棠!
  沈清秋心中暴走,狂敲系统:“卧槽怎么回事!!!秋海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不是晚八百章才出场嘛!老子要对付剥皮魔没空和她叽歪啊!系统大大,系统巨巨,临时加戏不给盒饭连知会一声都不行吗!!”
  系统:任务运行期间,不予剧透。祝贵方好运。
  沈清秋一下叉掉了对话框。
  将脸上僵掉的表情转为自然,沈清秋深吸一口气,看着人群里一个身形姣好的黄衣女子穿过分开的人群,在他面前停下,盯着沈清秋的眼睛。许久,冷冷一笑。
  秋海棠道:“果然,我不可能认错。”
  沈清秋微微低头,见她一只白腻的手按在腰间一根细铁鞭上,用力到青管尽显。
  洛冰河自秋海棠出现以来,一直注意着沈清秋的脸色,这时收回了目光,挡在了沈清秋前面,硬声道:“师尊与我要回去了。”
  秋海棠置若罔闻,一双水眸只死死的盯在沈清秋脸上,目光里恨意尽露。
  沈清秋与她对视,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秋海棠提前出场,出现在原本该是剥皮魔的副本里,确实是他没想到的。沈清秋开始觉得,自己的确是自大了,也隐隐意识到,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说有剧本有个毛用!!!!!
  就算拿着剧本,也架不住爱瞎几把改剧本的导演乱加戏!
  按照沈清秋的预想,接下来,见到昔日负心郎兼灭家仇人的秋海棠,会像当年在金兰城那样当着睽睽众目,指着他的鼻子将原装货做过的事情添油加醋尽数抖出,为的就是要他当众名声扫地,身败名裂。就算做不到当场一刀捅死他,但扇几个耳光都还是轻的。
  看来他这一世的大众舆论形象,又要难以避免的走向不可描述的不归路了。
  沈清秋心里一片萧条,不过,也并不十分害怕。
  这一次毕竟与花月城那种众矢之的的情况不同,好歹他也是堂堂苍穹山派的峰主,(暂时)身家清白两袖清风,突然冲出来一个女路人哭着喊着骂他渣要他负责,谁信啊!
  出乎意料的是,秋海棠居然没有当场失控,即使眼眶隐隐发红,也很好的克制住了。
  她道:“你在既然在这里无话可说,很好,我与你之间,本来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你。”
  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换个地方“好好谈谈”?
  看着沈清秋下意识防备的眼神,秋海棠冷笑出声,眼中轻蔑,压低声音切齿道,“你若是不在乎你做的那些事被天下人知道,就尽管扭头走。我早就是不怕死的人。”
  洛冰河本来挡在他前面,此时蓦的回首看他:“师尊,她到底是谁?”
  沈清秋心中复杂,对着秋海棠那张明艳却隐隐扭曲的脸,叹了口气。
  其实以秋海棠的修为,就算是不要命,也实在奈何不了他什么。但是,若是秋海棠在这之后不顾一切的用其它的方式对付他,比如陷害栽赃污蔑什么的,那就麻烦了。
  更重要的是,上一世他就知道了,秋海棠的智商,还不至于低到只凭一人之力来对付他的地步。
  所以眼下他也别无选择,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灯火缱绻的旖旎歌楼里,隐隐的歌乐声从底层的大厅缭绕上来,传到清冷的第三层楼上,被一扇紧闭的门给挡在外面。
  秋海棠带他来的,居然就是方才几个女子指给他的地方。
  沈清秋略感意外,秋海棠看起来明显是要和他算总账的架势,居然不去人烟稀少的城外方便下手,反而选择在了人来人往的闹市,也不知是没有考虑到这些,还是别有用意。
  沈清秋坐了下来,伸手试了试桌上的酒,居然还是热的。
  秋海棠在他对面,把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冷冷道:“你大可放心,这酒没毒。我要你死,也不会想这种蠢法子。”
  她的目光移向他身后的洛冰河,“怎么,长辈要叙旧,还许小孩子听的?”
  洛冰河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冷声道:“我自然要跟着我师尊。”
  沈清秋想了想,道:“冰河,你先出去吧。我与这位……姑娘,有些话要说。”
  说实话,且不说秋海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她接下来要翻的老账,沈清秋的确是不太想让洛冰河听见的。
  虽然他可以指天对地的发誓,原装货干的那些事情和自己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现在,他就是沈清秋,秋海棠眼里曾经的沈九。
  完全没有办法洗白啊!
  洛冰河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
  沈清秋道:“为师很快就出来。”
  洛冰河摇头:“弟子不放心。”顿了顿,声音变冷,“她对师尊,似乎并不十分友好。”
  沈清秋略感无奈:“那好,冰河你就站在门口不要走远,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击桌为信。”
  秋海棠在旁冷淡的看着这对师徒,露出一个讽刺的表情。
  洛冰河极不情愿的走出屋子的时候,淡淡的扫了秋海棠一眼。
  也奇怪,明明是颇为平淡的一瞥,秋海棠却莫名觉得周身寒意顿起。
  洛冰河一出去,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开始微妙了起来。
  沈清秋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态度,坚决不先开口,尽量神情自若,把玩着手里的折扇。
  果然,秋海棠盯了他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连声音都在微微发颤:“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这在是让他主动认罪?
  妹子你真的认错人了!
  他能说什么?是说“没错就是我做的沈某做事从不后悔”还是“虽然我杀了你全家但是你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像无论说什么秋海棠都会捅死他吧?!
  系统呢这时候能不能来个选项!!!!
  秋海棠看着他,眼眶都恨红了,“你为什么不说话?”
  她厉声道:“你是没脸和我说话,还是根本就不想承认你自己做过的脏事!”
  她兀自情绪激动,沈清秋突然道:“你这些年,过得如何?”
  秋海棠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喃喃道:“我过的如何?沈九,你竟然会问我过的如何?”
  她猛的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踱步,“你以为一个尚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家破人亡后勉强逃过一死,今后的日子能如何过?!居无定所,受尽欺凌!还差点,差点被……”
  秋海棠眼中隐隐水光,咬牙切齿的森寒道:“……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而你现在,又落到我手里了。”
  沈清秋闭了闭眼,心道,真是麻烦了。
  秋海棠又坐了下来,死死的盯着他,目光有一丝裂缝:“这么些年你心中,可有一点愧疚?”
  不知道啊。
  他真的不知道!!!!
  沈清秋道:“我也要问你一件事。”
  秋海棠侧目:“什么?”
  沈清秋问:“你与幻花宫,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来往的?”
  秋海棠愣了几秒,厉声道:“什么幻花宫?!我不知道!”
  沈清秋略微沉吟,觉得有必要友情提醒一下她,“幻花宫老宫主,我觉得你还是少来往的好。”
  秋海棠道:“我从不认识什么幻花宫宫主。”
  沈清秋道:“……那好。不过与你一起来的幻花宫弟子都在找你,看样子很是着急。就这样不告而辞,不太好吧?”
  秋海棠的脸色彻底变了,“与你有什么关……你……你想说什么?”
  起初他还猜测公仪萧他们口中走失的同伴是哪个贪玩不懂事的小弟子,而秋海棠一出现,他就立马确定了公仪萧欲言又止不方便说的,究竟是谁。
  秋海棠与幻花宫有勾搭,从上一世便可以看的出来。而且稍加推测就知道,秋海棠绝非圣陵副本那时才与老宫主开始相互利用。
  开玩笑,金兰城他冤罪加身的时候,偏偏遇上老仇人,翻出一堆陈年老帐来,鬼才信有这么巧的事!
  那分明是老宫主想陷害他,故意添的一把柴!
  而且刚才沈清秋就注意到,秋海棠腰间的那条玄铁细鞭,似乎是幻花宫制造出来的兵器。虽然品质远不及当年小宫主的那一条,但是沈清秋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大概因为他曾经差点被类似的东西抽过,所以格外敏锐?
  秋海棠不可置信的喃喃道,“……你调查我?”
  沈清秋不置可否:“你既然已在别派安身,好像还是个堂主吧?为何又要找上幻花宫?”
  秋海棠终于像是豁出去一般,冷笑道,“杂门小派,怎么比得过幻花宫力广势大,我若是不与幻花宫来往,怕是如今还打听不到你这人渣的消息,又如何报仇雪恨!”
  沈清秋道:“那你为何不干脆离开原来那个门派,成为幻花宫的门人,岂不更方便?呃,恕我直言,幻花宫老宫主,不像是肯无条件施以援手之人。”
  他一直认为,当年这二人之所以能勾搭到一块,是因为老宫主看不惯洛冰河只肯认自己为师,早就想弄死他,恰好与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秋海棠同仇敌忾了。
  但这一世老宫主还没见过洛冰河,和自己完全路人,却依然肯出手帮助秋海棠,难不成……真是被其间的血海深仇给感动到了?
  似乎不太可能。
  那秋海棠是做了什么,才得到了幻花宫老宫主的帮助?
  秋海棠看着他的脸,喝道:“你在想什么?”
  秋海棠气的身体发抖,咬牙大声道:“我如今如何,都与你无关!沈九!我只问你,当年我们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忘恩负义,屠我全家!”
  果然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
  沈清秋看着她原本明艳的扭曲面容,心中一片同情。
  其实他有很多话想要出言提醒,毕竟上一世了解了真相,真心觉得这位实在是个炮灰苦主,这一世,并不希望她再次走向不归路。
  他还没想好如何开口,秋海棠忍无可忍,猛的拿起桌上的酒壶,狠狠泼向了沈清秋。
  沈清秋没有防备,被泼了一头一脸。过分甜腻的酒香顿时在屋子里迷漫开来。
  沈清秋愣了半秒,内心暴走了。
  卧!槽!他!被!女!人!泼!酒!了!
  简直和当场被打脸一样羞耻啊啊啊!!!
  他刚刚还在为秋海棠善意打算,转眼就被泼了一身,打脸要不要这么快!
  秋海棠横眉冷对,沈清秋心里也不爽,但很快,他就没心思考虑这个问题了。
  沈清秋只觉眼前一片恍惚,朦朦胧胧看不清事物。
  秋海棠冷冷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着今天。”
  沈清秋简直要跪了。
  所以原来酒里还是有毒的!
  失去意识之前,沈清秋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女人的怒火最可怕,千万不要连累到洛冰河!
    沈清秋觉得,这种被迷晕的感觉,莫名有点熟悉。
  果然,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动了动手指,就听见一阵桀桀怪笑。
  沈清秋为自己点了个蜡。
  这种低级反派的标准笑声,除了剥皮魔,还能有谁!
  一张黑纱笼罩的面孔近在咫尺,沈清秋转了转眼珠,秋海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冷冷的看着他。
  洛冰河被绑住扔在一边,脸上还有一点於痕,看着他的眼中满满担忧之色。
  沈清秋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把孩子牵连进来了。他对洛冰河递了个“放心”的眼色,洛冰河轻轻点头。
  沈清秋这才收回目光,无意扫了一眼自己,顿时一个激灵,瞬间无比清醒。
  ……醒来光顾着找洛冰河,居然一下子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况。
  你好捆仙索!
  再见捆仙索!
       
                                      未完待续


作者的一点点话:
所以……我真的很懒吗?其实也没有特别懒啊这不是爆字数爆字数了吗哎嘿!
另外之前答应了大家庆祝两千粉,会开一辆车(让你们见见我翻车的车技),大家可以点梗,会在群里首发,lof的话再考虑一下毕竟怕翻哈哈哈

评论
热度(1652)
© karroy|Powered by LOFTER